● 何少中 ●

何少中
藝文   2017/12/25

何少中十年前的畫和現在不一樣,雖然都是抽象畫。
 
十幾年前的我驚訝於他對周遭印象的提純敘述,對思維影像中的謳歌描寫,那種概括和詩意性…… 那時候,很多掌聲、歡呼聲!
 
這10年來,他潛下去了,去好多地方拜師,有次他拜訪臺灣80多歲的陳欽棟,陳回應,畫夠五百幅再說吧!至理名言,說無語,眼睛四處流覽,視覺無限擴大,境界海潮般上升,很快他回到了內心的世界。
 
在他的畫前只須停留半分鐘,馬上就會被無聲邀請進入他的世界。畫面是安靜的,靜到有點像日本的物化藝術,但它不是日本物化運動物質的語境,而是意識形態的、無形的,尋覓很內心的對話,我是屏氣懾息,敬重之心油然而生!
 
慢慢,你會聽到有音樂的聲音飄來,勞得 德彪西的鋼琴月光曲?而性靈、情致、意趣徐徐展現,嵇康《聲無哀樂論》“兼禦群理,總發眾情”,這是有聲通達無聲,個我通達天地的天樂,它不再是人為的匠作和機巧,而是宇宙間音樂化的自然節奏和氣息,所謂“大樂與天地同和”(《樂記》),又如帕瓦羅蒂、多明戈的洶湧澎湃、安德列•波切利的深情浪漫,排山倒海迴響在胸臆問。一個超越古今中外一切紛爭糾擾的篤定自我精神的大境界。
何少中的畫走心。
 
實際上很多深諳抽象畫流派的學者,都能清晰地體味到何少中作品中前賢大家的形影,特別是他的創新性更為典型,驚呼:傳統功夫深厚!動感走勢的牛毛皴竟為王蒙綿密厚重基本皴法,間或有清六家吳曆的短線勾斫,厚重清潤得益于龔賢的積墨渲染;而水波肌理的細筆勾勒,即有當代的偶然性,又有唐宋古拙趣味;有董巨餘韻,間或明清灑脫靈動的筆墨,略帶陸儼少的用筆使轉,甚至美國滴流畫派波洛克更是理所當然了……
 
在以往特定的歷史時光中,這些傳統因數都是以既定形態呈現的,成為當時逐步競爭、篩選、汰除後被承認並被因襲的實踐方式,進而彙聚為時代潮流。當年的時尚,潮。
 
傳統因數含活性成分,能激發想像和創造;也含有固態成分,使得民族文化傳統的基因得以延續和穩定,何少中的既當代又傳統的創作,意義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