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通過「台灣旅行法」想調升台美官員互訪,行政不配合也無奈 ●

政治   2017/6/19

蕭岩
    
美國眾議院亞太小組15日舉行審定會,無異議通過「台灣旅行法」,企圖鼓勵美國與台灣「所有層級」官員互相訪問,對此美國知名的台獨團體FAPA(台灣人公共事務會)興奮的表示,應該只有美國有權力來決定誰可以訪問華府,而不是北京的共產領袖可以有權決定的;隨著美國和台灣的新政府到位,現在正是美國讓台灣的總統及其他高層官員到華府自由訪問的最佳時機。
    
眾所周知,美國行政與立法對兩岸有著南轅北轍的立場與看法,美國行政部門向來是對大陸極為友好,而排斥台灣,所以自從美國與台灣斷交後近四十年來,不要說台灣領導人訪問美國與美國高官會面,就是台灣駐美的外交人員最初也被嚴格限制「不能進入美國官署、不能與美國官員公開會面」,後來才逐漸放寬,所以前年競選時,蔡英文訪問美國首府華盛頓,居然得以進入美國貿易代表署、朱立倫隨之訪問華盛頓也進入白宮,才會被媒體認為是兩人都達成「重大突破」,這都是行政部門對台灣官員的「歧視」。
    
而台灣多年來在美國立法部門則具有龐大的遊說力量,美國國會也一直都是「親台」,不但參眾兩院有所謂的「親臺、友台小組」,兩院還經常通過一些對台灣有利的法案,不少次美國國會都是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一些支持台灣、對台灣友善的法案或是決議、建議案,尤其是美國國會對台灣友善的的決議更時有所聞,對台灣的態度是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腳步不同的一個顯著實例。
    
這次美國眾院通過的「台灣旅行法」,是美國眾院亞太小組15日召開「重申保證:加強美台關係」聽證會前,所通過今年一月份提出的舊案子,該法案指出,美國國會認為,自從台灣關係法施行以來,由於美國自身對於台灣高層訪美的自我設限,美台之間缺乏有效溝通;美國政府應鼓勵美國與台灣之間所有層級官員互訪。
    
美國聯邦參議員魯比歐等人今年5月4日也提出參議院版的「台灣旅行法」,目前餐院的法案尚未過關,而「台灣旅行法」需經過參眾兩院通過,經美國總統簽署才能成為法律,但就算已經成為法律,也要看行政部門「如何執行」,期間可以伸縮的地方就非常之大。
    
以過去大家最熟悉的「台灣關係法」來說,這已經是美國與台灣斷交後,台美間交流的最主要基礎,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也必須要出售防衛性武器給台灣,但美國行政部門卻可以擁有極大的考量權,如當年美國總統雷根就簽訂八一七公報,在此公報下美國行政部門就有權力「逐年減少售台武器裝備」,可見雖有台灣關係法的規範,但行政部門要「另做解釋、另為執行」,也是可以的。
    
在此前例下,就算最後台灣旅行法經過參眾兩院同意、美國總統核准公布,行政部門是否「照做」?卻還是有極大的問題。
    
國民黨立委江啟臣就說,其實美國國會在某種程度上,有相當大的自由度,包括之前通過台美雙方在軍事交流上,可以進一步升級或擴大範圍、提高層級,所以國會某種程度上,都是容許甚至是鼓勵的,關鍵在於國務院是否要履行,背後是由國務卿跟總統川普來指揮,他們願不願意履行國會所通過的議案或決議,這是台美關係能否升級的關鍵。
    
江啟臣說,所以即便美國國會通過對台友善的條款,但行政部門基於國家利益現實的考量,會不會變的更謹慎保守,這是讓人擔心的地方。
    
江啟臣強調,他當然希望美國國務院和總統川普,能落實美國國會通過的相關決議,使台灣官員能夠更加自由、不受約束的到美國訪問,但是他也真的擔心美國行政部門不但不遵守國會的決議與法案,反而更加謹慎保守。
    
台灣資深媒體人羅勝前也認為,根據美國行政部門多年來的行事風格,要說他們會就此受到所謂「台灣旅行法」的規範,讓以望「絕不能到美國華府訪問的「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等「敏感職務官員」,就此赴美訪問「百無禁忌」,那似乎是「不可能任務」,不說別的,光是看這次巴拿馬宣布與台灣斷交,美國上自川普總統、下到國務院相關官員,沒有一個對台灣「伸出援手指責巴拿馬」,就可以知道美國行政部門其實目前對台灣的印象極差,所以他們甚至連「口惠實不至」的口頭聲援台灣、口頭指責巴拿馬都不幹,要未來美國行政部門花大力氣邀台灣「敏感職務官員」訪問華府?那當然是會讓這些連口頭聲援都不說的美國行政官員「敬謝不敏」了。
    
連美國的「訪問空間」,都未見能夠在「台灣旅行法」的支持下大幅擴張,台灣還想以「只能約束美國政府」的這個「美國國內法」,來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那就更是「緣木求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