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賴(文清)組合在唱衰中起步、在無望中發展前途黯淡 ●

政治   2017/9/13

蕭岩 
 
台灣新任閣揆賴清德八日宣示就職,雖然綠營媒體與綠委無不大肆宣揚,認為賴清德組新閣可為蔡英文帶來新氣象,但是絕大多數台灣中立客觀的媒體都不看好「英賴(文清)」的這一個組合,甚至聯合報小社論還說,「蔡英文畫框框、賴清德只能當執行長」,簡簡單單一句話就說明了「英賴」之間不是「合作無間」,而是「互相提防、互相猜忌」,所以在未來的歲月裡,「英賴」組合可以說「在唱衰中起步、在無望中發展,前途黯淡」。
 
許多藍營人士站在客觀的角度看,那更是說的清清楚楚,國民黨台南市議會黨團書記長的王家貞長期在台南與賴清德共事,對賴清德的「抱負」與「志向」非常清楚,他知道賴清德根本並不想與蔡英文「朝夕相處」,也不願意被蔡英文「就近管理」,所以蔡英文上任一年多以來,以「總統府秘書長、選台北市長相北市長」等「誘餌」,一再希望賴清德「放棄台南地盤」北上到台北任高官,但賴清德卻是對這些「位高權重」的職位都棄之如敝屣,始終「死也不就範」包括蔡英文將「總統府秘書長」這個朝夕可以與蔡英文想處,算是台灣「最貼近蔡英文」的職位,蔡英文空缺了八、九個月等賴清德來上任,賴清德也還是「不理就是不理」,所以賴清德根本事「視與小英相處為毒蛇猛獸」。
 
王家貞說,在這個背景上來看賴清德組閣,其實根本就是「被北上」,好讓蔡英文就近看管,消耗賴清德的政治聲望,王家貞說,根據他在台南親自觀察賴清德對接任閣揆的反應,很難認為賴清德是甘願地接任閣揆一職,倒不如可以說是,蔡英文為了不讓賴清德成為2020的障礙,將賴清德放在身邊是沒辦法中的辦法,所以這次賴清德出任閣揆的所有消息都是從北部傳來,而賴清德本人則不但不漏口風、甚至也沒有甚麼「歡天喜地」的表情。
 
王家貞說,對台南人來說,賴清德當年誓誓旦旦的「做好做滿」承諾,已經隨著賴清德台南市長任期未滿就北上擔任閣揆,而成為又一個笑話,對小英政府則是要搬賴清德當救兵要打2018這一役,無論輸贏,對賴清德本身的政治生命都不會加分,所以台南人都認為賴清德是去「淌混水、救火」,根本很可能成為蔡英文的「犧牲打」。
 
此外,從賴清德宣布組閣的閣員安排來看,表面上賴清德用了一些人在一些讓人驚訝的職位上,可看出賴清德根本沒有實質的「組閣領導權」,還是被蔡英文壓的死死的,如律師出身根本絲毫不動金融、過去一年多在黨產會主委位子上追殺國民黨成功的顧立雄,被台灣媒體譽為「蔡英文第一劊子手」,他居然被任命為「金融管理委員會主委」,並且聲言要「整頓金融界」,那種殺氣騰騰、磨刀霍霍的架勢,很多台灣金融專家都浩嘆的擔心,台屋金融界會不會如國民黨一般,被顧立雄違法違憲的亂搞一氣,使得台灣原本還有一點點的國際金融爭力都因此崩潰,這正是蔡英文過去一年多來「蠻幹、亂搞」的施政風格延續。
 
而蔡英文的表姊林美珠過去被蔡英文指定為「勞動部長」,負責「修補一例一休政策所造成的重大傷害」,林美珠任ˊ以來都是尸位素餐、毫無作為,連民進黨中南部十八位立委看不慣一例一休對台灣經濟、勞工、企業的傷害,主動由這些立委要提出修法議案,林美珠還是「拒絕修法、拒絕做一切改善的動作」,使得台灣各種民調都顯示,蔡英文一例一休政策是台灣民眾三分之二都強烈反對的政策,但這次內閣改組,林美珠不但沒有承擔「政治責任」而下台,反而繼續擔任勞動部部長,可見蔡英文仍是牢牢把持台灣一千萬勞工的管理權,賴清德碰都別想碰。
 
過去有「台灣財經小內閣」支撐的國發會主委之職,這次則是由毫無任何一點財經資歷的前政院秘書長陳美伶接任,這個人選之惡劣,連台灣過去對政府只知歌功頌德的企業界也受不了,而高呼「少了財經背景的新主委,能夠管理好負責國發基金、產創基金、亞洲?矽谷計畫的國發會嗎?」
 
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台灣之所以能夠創下「經濟發展奇蹟」,主要就是由於在國發會的前身「經建會」引導下,制訂了一連串的「年度經建計畫、中期經建計畫、長期經建計畫」,採用「計畫性自由經濟」的方式,把台灣原本規模極小、資源極少的經濟體系加以整合,而從進口替代工業一步步發展到今天一個小小台灣,卻具備幾乎可說「完整的工業鍊、完全的經濟體系」,當年經建會的諸多前賢默默的貢獻功不可沒,這都是那些財經科技等專家多年的奉獻,而且當時每一個擔任經建會主委的人都是曾經力任各個財經等部會首長要職,才能壓得下經建會由各個部長組成的委員會議,引導台灣經濟一步步發展,現在用一個不懂財經、只懂一點點法律與「侍候人」的陳美伶當主委,固然是「又一次蔡英文人事安排的勝利」,是蔡英文要用的人賴清德只能唯唯諾諾的聽命行事,但台灣的前途發展呢?完了!這是許多台灣企業界一致的看法。
 
所以賴清德他的主觀希望當然是能夠「從閣揆邁向總統之路」,但是由目前賴內閣的人事組成,及他與蔡英文間的互動觀察,英賴組合並不是「合作鞏固台灣經濟發展、社會安定」,而是民進黨內部的「權力鬥爭、互相算計」,蔡英文從去年當選那一天起,她的最大願望就是「連任成功」,過去一年多以來蔡英文所有作為都是「鞏固綠營政權、謀畫小英連任」,雖然在台屋各項藍綠民調都顯示蔡英文是「台灣最不受民意歡迎的總統」情況下,民進黨內部最大派系新潮流系、民進黨最堅定支持者極獨團體,兩者都發出「蔡英文當一任就好、讓賴清德選二零二零」的聲音,但蔡英文卻「絕不會讓步」,不但不讓步,還要想各種方法把新潮流與極獨團體視為「救世主」的賴清德給「整垮」。
 
讓賴清德北上當一個「無所發展」的閣揆、讓賴清德被蔡英文就近看管、「止付責任、沒有權力」,就是蔡英文鬥垮賴清德、讓賴清德「明升暗降」,讓賴清德被綁在閣揆位子上「被輿論攻擊」的一種「陽謀」。
 
賴清德會「俯首稱臣、束手就擒」嗎?當然不會,賴清德本身也不是個初出茅廬的清純政客,他很清楚蔡英文對他的企圖,他也有長期在綠營內鬥爭的經驗與手段,他甚至想要藉著已經擔任「台灣最高行政首長」的憲法地位,想辦法把「名不正、言不順」、應當是「半虛位元首」並沒有憲政地位的蔡英文給架空,讓最後蔡英文還是得「承受各種施政不當的政治壓力」,讓蔡英文繼續「民調支持度低落到歷史低點」,而給予自己更多「再上一層樓」的機會與動力,所以賴清德就任後,台灣不但「藍綠惡鬥」不會終止,而「綠營內鬥」更將表面化、激烈化、甚至無比的衝突化,這是許多台灣政治評論者都一致的看法。
 
致於有些人擔心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多是於議會宣稱「我信仰台獨」,而使得賴清德是台灣高官中,僅見的「第一個高官任內公開主張台獨的人」,這種政治背景會不會使得他上任後,台灣島內的「台獨氣焰更加囂張」?
 
對於這個憂慮,台灣政治評論家柳絲兒認為其實不必過於擔心,她認為賴清德之所以在綠營自認為「世大運勝利成功、台灣英雄大遊行」的高潮後,突然被宣布接任閣揆,就是因為表面上「蔡英文與綠營聲勢大漲」,實際上台灣民眾歡呼的是「中華台北」運動健兒的精彩表現,實際上,世大運真正的是讓「中華台北」聲威大漲,所以逼得蔡英文必須要以「換閣揆」的方式,來轉換台灣民眾關心的方向,這點可以由只不過一個星期過去,世大運的消息已經殘花敗葉般默默無聞看出來,「台獨」畢竟不是台灣多數民意的主流聲音。
 
更何況,賴清德過去雖敢於在台南議會聲稱他是「台獨」,但台南議會畢竟是地方議會,國際間根本沒人管他說些甚麼,當了台灣閣揆可就是動見觀瞻,愛清德還趕亂說話,台灣的老大哥美國就會在後面「教訓」亂說話的賴清德了,別忘了,當年美國總統布希可是曾經大罵陳水扁是「狗養娘的」,並且在美國的「管訓」下,讓陳水扁說了「台獨作不到就是做不到」的話,蔡英文迄今也只敢弄一些迂迴的「柔性台獨」主張與作為,但蔡英文就是提也不敢提「宣布台獨」一類的字句。
  
在此情況下,賴清德擔任閣揆後,他應當很清楚「閣揆位子無法公然宣布台獨」,而且甚至還要「時時不忘宣揚中華民國憲法」,再加上美國也會「嚴加管訓」,要說台獨會因此而猖獗,可能性實在不會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