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磅快評】親愛的新南向 你把台灣變隱形了 ●

要聞   2017/5/19

蔡英文的國家戰略是建築在一浮幻的空想上,亦即:台灣可以藉由美日的保護,長期維持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的現狀,並在此所謂的現狀上,以隱微、低調的手法刻意疏離兩岸人心,靜靜等待中國大陸某個時刻可能發生的一次巨大的顛簸與動盪,趁隙完成法理獨立。
 
在這個空想上,她設定了在她任期內的兩個經濟戰略,一個叫做前瞻基建,一個是新南向政策。前者是實的,它有項目、期程與步驟,可以一步一步將計畫完成;但後者卻是虛的,它只是文青治國的經濟版,既然關閉了「西進」的門,就必須給出一個新的前進的方向與路徑,而北方是日、韓,它是技術的母國與競爭的死敵,東邊是太平洋,只剩東南亞一處可去,「新南向政策」於焉誕生。
 
既然只是別無選擇下的去處,新南向一開始就顯現出它的茫然無措的姿態,譬如台塑越南河靜煉鋼廠被重罰五億美金,蘇治芬貿然造訪河靜,卻被限制行動;而駐星代表出使更是一波三折,轟轟烈烈成立的南向辦公室也無疾而終。
 
這些事端都源自於東協國家與中國大陸之間,正在進行與經歷一次極其深刻的從矛盾對抗走向合作共贏的轉折,指標事件即是,菲律賓新總統杜特蒂一夕從他前任艾奎諾的挑釁姿態,瞬間投懷送抱,讚美中國是大好人。
 
斐濟自台北撤館的事件亦復如此,斐濟雖不是新南向的重要標的,但它卻可能是「一帶一路」所謂「海上絲路」中,一個非常具有軍事戰略意義的南太平洋島嶼,一旦北京已具雛形的航母戰鬥群可以遠航至此停泊,它既可以扼住澳洲與紐西蘭,又可向北箝制夏威夷。
 
基於此,習近平在2014年曾不辭千里地到這個小小島國進行訪問,而斐濟總理Josaia Voreqe Bainimarama亦於隔年回訪北京,日前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他也應邀出席。
 
蔡英文政府受到意識形態及其支持者的羈絆,只能制定一個沒有中國大陸的經濟戰略,她的經濟政策裡,中國大陸成了隱形人,然而,真正的實況是,中國大陸繼續真實地在世界上扮演愈來愈具份量的角色,而真正變成隱形人的,反而是台灣。
 
由於拒絕了「九二共識」,台灣已不可能加入亞投行,自絕於所謂的「一帶一路」的基礎建設的行列,而由此加劇的兩岸矛盾,更造成我們自WHA、ICAO、世界鋼鐵大會、世界警察大會退出,無緣參與。
 
斐濟撤館未必是北京主動要求的政治籌碼,更有可能是斐濟為向北京表態的一齣外交戲碼,換句話說,這種地緣政治的板塊飄移,將愈來愈顯得不費吹灰,台灣面臨這種完全窒息的外交處境,已經迫在眉睫。
 
究竟台灣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繼續自我虛耗與自我磨損下去,那些空想的政治目標是否應該堅持下去,不只是蔡英文政府,包括獨派的群眾都應重新思索它的答案。
 
轉自聯合報主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