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會導致兩岸烽火,莫健是美國人都說危險 ●

政治   2017/7/17

蕭岩
 
這次美國眾議院全院會議於七月14日通過「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有關台美軍艦互訪停靠,眾院全數通過要求行政部門提交評估報告,寫入眾院版的國防授權法法案,似乎美國國會由「強硬要求美國行政機構實施此事」的趨勢,但是依照目前中美、美台、兩岸三角關係的複雜,一般認為就算美國參眾兩院最終通過法案,川普總統也簽署此一法案,美國行政機構也不見得會「照案遵行」。
 
而且根據美國法律制訂程序,必須要等到美國參眾兩院有關此一法案的所有文字都完全協調出「一致的版本」,再等到「一致版本都由兩院通過後」,才能「交白宮由總統川普簽署,以正式生效」,依照此一程序,目前「兩院一致版本」還未協調出來,就算兩院協調版本都過關,川普本身也具有「總統一票否決權」,再退一步,就算總統簽署此一法案後,如何推動?是否落實?行政機關也都還有很大的伸縮空間。
 
而依照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的說法,他站在美國行政機構的立場,他認為「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一事,是「有難度,且可能構成危險」的事,台灣文化大學教授陳一新根據莫健的話指出,「莫健是第一位對此議題發表談話的美國官員,相當程度反映行政部門的看法」,所以美國行政機構是否會「遵照實行」?答案其實已經非常明顯了!
 
其實目前美國參眾兩院有關此一議案的文字確實有著極大的不同,參院軍事委員會通過的版本是國會表達意見(sense),而眾院全院通過的版本是要求國防部長提交報告,這兩者都不是「以法律規定美國軍艦必須停靠台灣港口」,所以對美國行政機構的約束力可以說非常之弱,但莫健站在行政機構的立場,卻還是認為不管參院或眾院的版本都「有難度,且可能構成危險」。
 
有關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一事,最初是由共和黨籍眾議員沃克(Mark Walker)提出,和參院的版本一樣,修正案也是要求國防部長在明年9月1日以前,向眾院相關委員會提交美國軍艦訪問並停泊台灣港口的可行性評估報告;同時,也要提交美國接受台灣軍艦停泊夏威夷及關島的可行性報告,這份眾院版本是以修正案的方式在全院通過,這是編號H.R.2810的2018財政年度NDAA的一部份,而正式法案條款編號還有待眾院公布。
 
除了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一事外,眾院這次通過的條文中,指出,國會認為台灣政府要求的任何防禦軍資與服務,應該獲得國防部逐案審查,並與國務卿協商,符合標準流程以及讓軍售程序正常化。國會要求國防部長在收到台灣提出將防禦軍資或服務轉讓給台灣的需求信函(Letter of Request)的120天內,應與國務卿協商,並提交報告給適當的國會委員會。
 
此外,根據眾議院7月6日公布的NDAA,其中第1268節「國會對加強台灣防禦的看法」提到,台灣應明顯提高其國防預算,以維持足夠的自衛能力、美國應尋求與台灣擴大訓練與演習的機會等,並提及國會認為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為美台雙邊關係的重要基礎。
 
這些都是十四日所通過法案的重要調問內容。
 
參院軍事委員會所通過的2018財政年度NDAA草案,目前仍在參院全院會議待審,是草案編號為S1519,在第1270章節中寫到關於美台軍艦互訪停靠的相關內容,主要是參院「表達意見(sense)」。
 
對於蔡政府來說,他們當然認為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因為蔡政府早就希望「美國軍事力量介入台灣」,這樣才可以作為「民進黨推動台獨的靠山」,所以在蔡英文2016年剛當選時,台灣內部就有各種傳言指出,蔡英文有可能「租借太平島給美軍使用」,而使得美國有基地在南海與大陸對抗,但是當時的情勢使得蔡政府根本不敢貿然提出「租借台灣港口給美軍」的可能性,因此這種「租借太平島」的傳言,就因蔡政府的退縮與怯步未能持續在台灣內部發酵。
 
這次從六月底美國參願通過「美軍停靠台灣港口」的法案後,蔡政府如獲至寶,明明知道這其實只是美國參願的「意願表達」,但蔡政府國防部與蔡英文辦公室發言人都立即的表達「高興與歡迎」之意,但是蔡政府當時表達這種「歡迎與高興之意」後,台灣內部的輿論則大加韃伐,認為「蔡政府是在挑釁兩岸、會給台灣帶來極大的戰爭危機」。
 
前台灣國安會委員楊永明就公開的指責台灣國防部,認為台灣國防部在美國參願表達以一意願後立即表示「歡迎」,是一種「既無戰略眼光、也乏國安意識」的魯莽行為,楊永明認為,台灣只是一個小國,在強權之間絕對不能「無條件的偏向一方」,而必須要「事大國以智」,必須要在兩個強權當中謀求對台灣本身最有利的方向,他以越南開放金蘭灣港口為例,強調連越南這麼一個也算軍事強國的國家,當他允許美國軍艦停靠時,也必然會允許其他強權國家的軍艦擁有同樣的停靠權力,而不是「一面倒的傾向美國」,同樣的,菲律賓的杜特蒂原本大家都認為他是「極端親美」,但杜特蒂卻照樣與大陸維持兩好的關係,並未事事導向美國這一邊,結果為菲律賓爭取到極豐厚的國家利益。
 
台灣資深的政治評論員呂昭隆也說,美艦停靠台灣其實是「美國在打台灣牌」,對台灣未必是福,他呼籲台灣執政者要小心、不要「撥錯算盤」。
 
呂昭隆指出,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的決議,也是意在太平島,劍指南海,此決議能「把台美拉得更近,卻把兩岸推得更遠」,他認為民進黨政府「遠中、親美日」的政策,當然想強化台美軍事交流,但「兩大之間難為小」,台灣應保護自己的國家利益,沒有必要做出政治上的選邊。
 
尤其呂昭隆以他多年跑台灣軍事新聞的底子,深深知道美國這次打台灣牌的目的,絕對不是真的想要「藉美艦停扣靠台灣,來挾台灣對抗大陸」,而只是有意把此議題作為「增加與大陸的談判籌碼」,最終美艦還沒有停靠台灣,很可能台灣就變成了「被遺棄的棋子、籌碼」,台灣絕對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台灣駐美極久的資深記者劉屏也認為,所謂「美艦停靠台灣」,只不過是「美國又在哄台灣」罷了。
 
劉屏警告台灣民眾,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通過條款,要加強美國與台灣間的軍事關係。這個決定看似對台灣展現善意,可是台灣方面必須仔細思量:這個條款背後的意思是台灣有義務與美國協同作戰。台灣人民是願意前往阿富汗、伊拉克作戰?還是願意對伊斯蘭國開戰?
 
劉屏強調,美國參願所通過的條款,就像當年《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所規定的,這種軍事合作不是單向的,也就是說,一旦台灣受到攻擊,美國有義務幫台灣打仗;同樣地,一旦美國受到攻擊,中華民國也要出兵幫美國打仗;這才是「共同防禦」,否則中華民國豈不成了被保護國,還有國家尊嚴可言嗎?
 
對於台灣蔡政府為此事而高興、歡迎,劉屏感慨的說,今天台灣一些人成天想著「美軍保台」,是典型的只享權利、不盡義務,難怪老是被美國人罵「台灣只想搭順風車」。
 
最主要的,作為多年在華府觀察美國政府與國會運作的劉屏,他認為此一法案最終通過成案的機會極低,他說,最後能否成為法案變數很多,經驗告訴我們,成案的機會很小。
 
劉屏舉例說,以最近幾年為例,2016年的《國防授權法案》,參院院會通過的版本有「邀請台灣參加美國的紅旗軍事演習」、「美國國防部應派遣將級軍官及助理部長層級以上人員訪台」等友台條款,但最終定案的版本裡,這些條款全都不見了。2017年的《國防授權法案》亦然,參院版本有「美國對台六項保證」等條款,眾院版本有「美國應邀請台灣參加環太平洋軍事演習」等條款,但最終定案的版本,兩個都不見了。
 
劉屏的說法與許多美國專家看法完全相同,美國法學專家撰文指出,國會此舉根本是空話,因為依據美國憲法,美國的軍事力量派往何處是總統的權力;且不論平時或戰時,這個權力都是總統這位三軍統帥的獨享權力,國會無從置喙。就好像最近十分熱門的薩德系統,美國決定在南韓部署,從頭到尾都是行政部門的權力。
 
所以劉屏才認為,美國軍艦靠台灣港口一事如果實現,台灣必須負起相對的重責大任,台灣未必承受得起;還好台灣不必擔心,因為看來只是美國一些友台人士說說好聽罷了。
 
多年研究台美關係的陳一新也認為,此一法案真正通過的機率很低,他指出,從草案自軍事委員會出門到全院通過,有一段漫長過程,其間川普總統不無可能透過其他參議員出面緩頰或打消該修正案,加上在兩院分別通過草案進行文字修正前,參院必須說服眾院將該項修正案納入兩院共同版本,再由兩院分別通過,送請總統簽署,成為公法,難度自然增加。
 
陳一新說,根據該修正案,國會將要求國防部長在2018年9月1日前提交國會1份報告,針對美艦停靠高雄港或其他適當港口進行評估與規畫,以及台艦停泊夏威夷、關島或其他適當港口的可行性評估,這個條文的說法,顯然是提出該修正案的馬侃參議員無意讓該修正案在今年底以前就與行政部門攤牌,而是準備與行政部門打一場曠日費時的「法律戰」。
 
陳一新更進一步指出,莫健公然提出此法案的「危險」,是因為該草案在國會通過前,大陸必然會高姿態強調一中政策,百般加以阻撓而影響到美中關係。當美台軍艦靠港一旦成真,北京更會高度不滿。大陸也許不致對美國做什麼,但必然會遷怒台灣,這時台灣真的就是「吃雞不著、蝕把米」,萬一造成兩岸烽火那更是台灣民眾的莫大危機,連莫健作為一個對台的美國外交工作人員都善意的提出此一警告,台灣蔡政府卻還在為此事歡欣鼓舞,蔡政府真的事「不知死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