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軍艦在台海較勁並非罕見,冷戰時期早就如此 ●

政治   2017/7/19

蕭岩
 
這次台灣中國時報「獨家報導」大陸遼寧艦航母從香港返回青島母港、通過台灣海峽時,被美國海軍勃克級神盾艦「亦步亦趨」的跟隨在側,甚至台灣軍方還研判美應同時派出潛艦「隨行」偵察遼寧號資訊,中國時報認為「由於美艦進入台灣海峽極為罕見,此次派出神盾艦到台海,亦步亦趨跟著遼寧號,具有高度政治與軍事意義」,因此中國時報特地做出「美中台海較勁、台灣為難」的報導。
 
其實對台海軍事情狀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台灣海峽的戰略意義之大、之重要,與南韓可以說不分軒輊,資深媒體人羅勝乾就指出,當年國民黨剛從大陸撤退到台灣時,美國原本想要放棄台灣,但是韓戰一爆發,美國才發現若是中共勢力想要「進入太平洋」,則南韓與台灣海峽都是共軍穿梭而出的一個重要戰略據點,南韓固然不能放棄,台灣更是「美國防守太平洋內海第一道島鍊防線的心腹地帶」,台海更是「絕不可失」。
 
也就基於這種略考量,當時美國整體戰略才從「放棄國民黨」改為「力保台灣」作為「亞洲防共的第一堡壘」,從那時起,台灣就是美國「第一島鍊」最璀璨的明珠與堡壘,因此當美國還未與大陸建交時,美國才會與台灣訂定「共同防禦條約」,美國第七艦隊有數十年時間都在台海巡弋,美軍以長期與台軍聯合軍演、合作無間。
 
後來大陸與美國建交,「美國撤軍、防禦條約失效」都是大陸的「建交條件」之一,但是這卻並不代表美國就此放棄「第一島鍊心腹----台灣」的重要地位,想反的,美國從中美建交、台美斷交開始,就藉著「台灣關係法」保護台灣安全為理由,固定的提供軍事裝備賣給台灣,並給與台灣各項軍事幫助,換得台灣各種的回饋,不說別的,台灣軍方在與大陸解放軍和海峽對峙時,所必然偵察得到的各類大陸軍方資訊、情報、參數,都必然與美軍所「共享」,而美軍也會以各種方式來「保衛台灣」。
 
羅勝乾指出,美軍刻意「保護台灣」最顯著的一個實例,就是九六年飛彈危機時,美軍特地派出兩個航母戰鬥群到台海附近,藉著這兩個航母戰鬥群進入台灣海峽巡弋的方式,以「嚇阻」大陸飛彈真的轟炸台灣,而結束了飛彈危機。
 
羅勝乾說,這就是台灣美國間「沒有防禦條約的協防現況」,美軍其實一直都把台海當作其「島鍊防線」的最重要心腹地帶,雖然沒有任何實質的軍事條約來落實台美軍方的合作,但台美軍方間的合作無間卻是不爭的事實,後來美國與日本修改美日安保條約時,在有關「周邊有事」的文字上,台灣綠營也喜歡說,美日安保條約的「周邊有事」就是指「台灣若有事也是美日安保條約必須要協防的重要地區」,這也是台美間一種「軍事互助」的默契。
 
就因為台美間軍方有極多「不具明文」的合作與默契,有關「監控大陸軍方活動」,那更是不在話下,羅勝乾指出,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台灣軍方始終都是美軍的「馬前卒」,當年台灣極富盛名的「黑貓中隊」,就是「飛著美國的U2高空偵察機,偵察大陸新疆核爆情報提供美軍」,為此犧牲許多台灣軍人,目前美軍還有意在台灣設置特種雷達,以偵察大陸西北、西南等遠地情報,台軍根本不需要這些資訊,目的還是為美軍的需求服務。
 
在這情況下,遼寧艦通過台海周邊當然是美軍「蒐集大陸軍艦情資的最好時機」,原本台軍在遼寧艦通過台海周邊時,就會派遣軍機、軍艦做出各種蒐集情報、即刻防禦的措施,就算美軍軍艦、潛艦不尾隨遼寧艦,台軍所蒐集的資訊也不可能不提供美軍,這是台美軍方必然會有的默契與合作。
 
這是過去一個世紀以來,不論一戰時的歐洲、二戰時的歐洲與太平洋戰區,或是冷戰時期的美蘇對峙、中美較勁,各相對國家軍力互撞時,都必然會做出的蒐集情資措施,不要說遼寧艦如此龐大的航母戰鬥群的動向,對台軍來說,只要是「對台灣有威脅」的大陸任何一個基地的戰機、軍艦起飛出港,台軍、日軍、美軍等都會「密切監視」,而美軍的監控能力之強更是遠超台軍與日軍,當年美蘇冷戰最激烈的時候,美蘇都號稱「了解對方每一艘船艦、戰機的動態」,若非如此,美蘇之間怎能掌控對方的核武力量之投射?
 
美蘇冷戰現在雖然已經結束,但是隨著各種軍事科技的進步,各種電子偵蒐能力的提升,現代戰爭中,對方軍機戰艦的動態與各種軍事參數的蒐集,只會比美蘇時期更強、更縝密,遼寧艦之輩重視與嚴密監控,其實是必然之事,也是世界各國軍事對峙的必然之舉,只不過這是美國軍艦大辣辣進入台灣海峽,被台灣民間媒體報導的非常盛大,才受到一般民眾的重視,實質上,這種世界各國「未曾宣告的軍事對峙」早就是常態。
 
對台灣內部來說,這種「中美軍事台海較勁」的狀況,目前綠營與一般民眾的看法有極大差異,對綠營來說,蔡英文「親美日、遠大陸」本來就是民進黨的「國策」,民進黨多年來都認為,「依靠美國軍事協助,是走向台獨最快捷的一條路」,所以只要有任何一絲絲美軍對台灣的「關切」,綠營蔡政府都是「如獲至寶」,高興的不得了,就像美國參議院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定期停靠台灣港口」的決議案時,雖然這只是「意思表達」而且美國行政部門更是馬上由AIT主席莫健表達「會產生危險」的反應,來間接表露「美國行政單位不認可態度」,但台灣軍方與蔡政府卻是在美國參議院一通過後就高興的表態「高興、歡迎」的意思,結果被馬政府的國安會委員楊永明大罵台灣軍方「不懂事態危險、把台灣帶入險地」。
 
其實台灣內部只要了解兩岸關係重要性的人都知道,兩岸關係的和睦才是台灣安全的最大屏障,所以前外交部長錢復才一再說「兩岸關係重於國際關係」,馬英九也一再說「兩岸休兵」是台灣走向國際的最快一條路,當美國總統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時,幾乎所有台灣有識之士都一再地勸菜政府不要以為「鴻鵠之將至」,因為川普「絕對不是真心要幫台灣」,而是「把台灣當成籌碼」,後來事實證明,綠營因為川蔡通話只高興了幾天,馬上川普就「變臉」,後來蔡英文還想「川蔡二次通話」,川普更是在幾小時之後就打臉蔡英文,否決了蔡英文的懇求,因此美國真的只是一個「重視美國利益」的國家,而不是「保護台灣的保護神」。
 
這次美中軍艦在台海較勁,中國時報也特地警告蔡政府,「美中互別苗頭、台灣別成籌碼」,中國時報的警告也正是台灣這半年多以來所有政論節目的共識,包括過去民進黨正義連線的大佬沈富雄也都公開在電視政論節目中,警告蔡政府不要以為「美軍會為台灣而戰」,針對這是的中美台海較勁,中國時報更是直接說,「民進黨政府遠中、親美日,當然想強化台美軍事交流,陳水扁時代即曾公開主張台美應聯合推台海防衛。如此一來,一旦兩岸發生軍事對峙,我軍艦可以停靠美軍港口,或是美軍在盟邦的港口,例如美軍駐日本的基地;國軍的戰機,也可不必飛到佳山基地保存戰力,而是直接飛到美軍關島基地。」
 
這就是民進黨蔡政府所打的如是算盤,只是中國時報更進一步質問蔡政府,「若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同意我機艦撤到其地盤,等於是「準軍事同盟關係」,只是,我們要得到嗎?」
 
中國時報認為,台灣當然要不到這樣的「保障」,所以中國報針對美艦進入台海、與美艦停靠台灣港口這一類事件的發展,提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美國打台灣牌,只是想增加與大陸的談判籌碼,蔡主政下的民進黨政府如果抱著「美國會為台灣而戰」的想法,恐怕撥錯算盤。』
 
致於遼寧艦巡弋台海對兩岸軍事對峙的意義,簡單來說,兩岸自從大陸改革開放、國力不斷躍升後,已經呈現「此消彼長」的狀況,尤其是雙方海軍的實例更是「不成比例」,三十年前台灣還在兩蔣統治時,台灣的軍力號稱世界前十名,海軍力量在美國軍援下,也有東亞前二的美譽,但是兩蔣逝後,台灣失去「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中心思想,不但整體軍力嚴重落後,曾經有「軍隊不准大太陽下操練」的顧忌,後來更是因為洪仲秋事件,台灣連「軍法」都廢除,其軍紀之廢弛、整體軍心之渙散,由此可見一般。
 
海軍方面,台灣所謂的「二代艦」,是蔣經國時代所設置的「軍艦換代計畫」,其所換裝的軍艦只是法國拉法葉與美國派里級的軍艦而已,早就落後世界海軍的現代化趨勢,這二十年來所「補充」的艦隻,則都是向美國租用與購買的「以封存」的過時軍艦,與大陸這十年來「軍艦如下水的餃子」般紛紛下水成軍,那是完全不能比,所以台灣國防專家都說,台軍若是棉林大陸軍事入侵,能夠「抵擋一週以待美軍馳援」,那就達到「台軍防禦的要求」了,問題是,現在台軍連「自豪自己設計的飛彈」都打不響,是否真有此實力?其實受到極多人的質疑,更別提蔡政府「年金改革」後,台軍基層軍官都沒人願當,以致於一個連隊有時只有一、兩個軍官,其軍心士氣之低落,由此可見一般。
 
大陸海軍最可怕的還不是「軍艦如餃子般下水」,而是當遼寧艦落成時,大陸的第二、艘、第三艘航母都已經在同時興建當中,很可能兩、三年內就有三艘同時航母服役,而依照大陸目前計畫,十年內大陸將至少有六艘航母群,這時「大陸軍艦進入台海」正如台灣許多瓶這時「大陸軍艦進入台海」正如台灣許多瓶ˋ者所說的「將是常態」,當然那時大陸也將取代冷戰時的蘇聯,成為「美軍最大假想敵」,當年美軍與蘇軍全球範圍內「兩軍對峙」的局面,也將是「家常便飯」,而不只是在台海間如影隨形,只不過很多人都認為以大陸「不稱霸」的國家理念,將會比冷戰時的蘇聯更加節制,因為偶而「擦槍走火」而導致的「世界大戰」,過去冷戰時不曾發生,未來中軍事隊至十也不會發生!
 
這次遼寧艦通過台海,其所受各界重視的程度,其實已經遜色於上次遼寧艦航母首度經過台海,與九六飛彈危機時兩岸曾經「戰機面對面飛行、火控雷達鎖定對方」的緊張情勢更是不能相比,以台灣「軍事戰備五等級劃分」來看,遼寧艦過台海頂多只能算是「狀況四」、而還未到「狀況三」的等級,因為這是遼寧艦過台海,台軍甚至連戰機都未起飛監控,可見對台軍指揮官的戰況研判來說,這次並不是「緊急狀況」。
 
 一般來說,台軍戰備警戒原本是「五狀況、三等級」,從平常時間的狀況五(經常警備狀態)開始,「狀況四」是「警戒戰備狀態」,「狀況四」之發佈概以有重大演訓之情資、國內重要領導人出現影響區域和平的談話、國內舉行重大選舉等政治活動,基於預防措施之必要,提升到先期警戒戰備狀態之戰備層級。
 
「狀況三」則是「警戒戰備狀態」:「狀況三」之發佈,是基於「狀況四」之情資、談話、決策、活動造成對岸出現提出警告並有一定規模機艦出動或異常軍事演訓跡象、集結現象時,或突然對岸有不正常軍事行動,或「其他因素」時,我方得提升「警戒戰備狀態」之因應。
 
「狀況二」就到了「戰鬥待命狀態」,這時敵我雙方可能因某狀況已快發生軍事衝突、軍事對峙現象,或在「非戰爭狀態」下,出現誤擊對方機、艦、人民、士兵及領土或「其他因素」,情況已非「狀況三」之警戒狀態而是更為嚴重之現象,所發佈的「戰鬥待命」戰備層級。
 
「狀況一」則是「準戰鬥戰備狀態」:此時已進入衝突或有軍事行動狀態。
 
這種「五狀況、三等級」的戰這種「五狀況、三等級」的戰備方式,是台灣在李登輝及陳水扁執政初期時的戰備區,實施這種等級戰備的二十多年期間,台軍曾發佈到「狀況三」,這是當年「台海危機」、「兩國論」時,在外島服役的官兵都曾共同經歷過「防區狀況三」的緊張(或者要說是「窮緊張」時刻)。
 
二零零三年之後,台灣戰備則改為經常戰備」與「應急戰備」的「兩級制」,其實也是「五狀況、三等級」的翻版,因為其中的「經常戰備」又區分為:「一般戒備」、「重點戒備」及「加強戒備」三級,這點與過去五狀況中的五、四、三狀況其實是一樣的。
 
遼寧艦過台海,台軍基本上最多就是還在「狀況四」與「經常戰備」的重點戒備狀況中,要說是多麼的重大情況,其實未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