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眾議院通過[台灣旅行法]’悍然推動台美高層交往 ●

政治   2017/10/19

蕭岩
 
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在10月12日上午,通過[臺灣旅行法],鼓勵美國行政機構解除美台政府之間’所有級別政府官員互訪的禁令,消息傳到台灣,綠營蔡政府無不額首稱慶’認為是蔡政府[對美外交的一大勝利],但是了解美國國會立法機構(國會)與行政機構(白宮'國務院等)之間互動關係的人都知道,這次美國眾院外交委員會所通過的所謂[法案],其實離[立法完成]的階段還有十萬八千里,台灣的綠營蔡政府高興的未免太早了.
 
台灣政治評論者閔宗原指出,美國聯邦政府的立法程序非常繁瑣複雜,所謂的[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台灣旅行法],並不是代表此一法案已經立法完成,事實上,這只是美國立法機構制定一項法案的[起步]剛剛開始推動而已,美國國會要通過一項法案,首先是要由兩院中某一個委員會中的某一個小組先制定相關條文,其次這個小組本身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討論'溝通’辯論’投票表決,而後小組才能通過一個法案的雛型,第二步才是由小組所屬的委員會再一次經由小組所經過的程序通過法案的第二步,但委員會也只是起步,因為委員會的案子未必會受到眾院全院的同意,未來必須還要再由美國眾議院全院通過此一法案,接著還要由美國參議院再經過眾院那種程序一步步獲得參院本身對此一相關法案的[另一個參院版本的法案],等參院通過參院的版本後,還必須要由參眾兩院在[整合兩院版本],最終獲得兩院都一至認同的版本,才能送給美國總統簽署,成為立法完成的法案,這種程序之經年累月與其間的互相折衝妥協,往往委員會的版本與到了最後立法完成版本有天壤之別的差異.
 
尤其是美國還有許多實例,一項法案最終就算美國總統也簽署同意發布了此一法案,行政部門是否[尊法照行]?那還是有很多變數的,這個法案最終很可能就是[看著好看’擺著做裝飾]的一個法案罷了.
 
以這項所謂[鼓勵美國行政機構解除美台政府之間’所有級別政府官員互訪的禁令]的台灣旅行法來說,他是早在2016年9月16日,就由美國聯邦眾議員史帝夫·夏波特、布萊德·薛曼及泰德·波伊以「2016年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 of 2016)」名義提出,法案內容促進了美國與台灣間所有層級互訪,接著在眾議院提案後,聯邦參議員吉姆·殷荷菲及馬可·魯比歐也於9月28日提出參議院版本法案,魯比歐指出台灣與美國間長期缺乏有效溝通,阻礙雙邊關係發展,透過台灣旅行法將促進美國與台灣之間所有層級的互訪.
 
當時美國參種兩岸同時提出此一法案,台灣的綠營蔡政府也是欣喜若狂'認為[獲得美國無比的善意與幫助,甚至還有綠營人士樂觀的認為[台灣領導人'外交部長'國防部長等敏感政界人士很快就可以到美國華府訪問],但事實上一直到2016年年底,參眾兩院都沒有通過此一法案, 「2016年台灣旅行法」最終未能在第114屆美國國會通過.
 
2017年1月13日蔡英文過境訪問舊金山期間,聯邦眾議員史帝夫·夏波特(Steve Chabot)、布萊德·薛曼、泰德·波伊及外交委員會主席艾德·羅艾斯等人改以「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名義取代「2016年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 of 2016)重新提出法案, 而聯邦參議員謝羅德·布朗、勞勃·梅南德茲、柯瑞·賈德納、蓋瑞·皮特斯、吉姆·殷荷菲及馬可·魯比歐也於5月4日跟進眾議院重新提出參議院版本的「台灣旅行法」法案,這是台灣綠營蔡政府的[美國國會好友]企圖再一次炒熱台灣旅行法,企圖再一次製造[台美關係無比美好友善]的印象.  
 
從今年一月到目前的十月十二日,一經整整九個月,此一法案的進度也不過才是[美國眾院外委會通過],未來此一法案還要通過的門檻’難關多的是,台灣從兩蔣時期一直都在美國國會具有強大的遊說能力,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是美國行政與立法對兩岸有著南轅北轍的立場與看法更是光為人知,過去美國行政部門向來是對大陸極為友好,而排斥台灣,所以自從美國與台灣斷交後近四十年來,不要說台灣領導人訪問美國與美國高官會面,就是台灣駐美的外交人員最初也被嚴格限制「不能進入美國官署、不能與美國官員公開會面」,後來才逐漸放寬,直到現在,台灣的[政府重要官員仍舊無法進入美國華府]的事實,迄今沒有任何改變.
 
閔宗原認為,這次固然是美國眾院外委會通過了台灣旅行法,使得綠營蔡政府為之興奮不已,但是美國總統川普最終會不會簽署此一法案?答案還是難說得很,蔡英文或許以為[川普挺台灣],但實際上川普是個[勢利的商人],她絕對的[有奶就是娘],現在川普是把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當成[最好的朋友],至於[曾經通過電話的蔡英文],川普是否還記得有這麼一個人都難說,不說別的,這次台灣與巴拿馬斷交, 美國上自川普總統、下到國務院相關官員,沒有一個對台灣「伸出援手指責巴拿馬」,就可以知道美國行政部門其實目前對台灣的印象極差,所以他們甚至連「口惠實不至」的口頭聲援台灣、口頭指責巴拿馬都不幹,要未來通過台灣旅行法後美國行政部門花大力氣邀台灣「敏感職務官員」訪問華府?那當然是會讓這些連口頭聲援都不說的美國行政官員「敬謝不敏」了。
 
更別忘了,這次對台灣向來都算[最友好]的美國眾院外委會所通過的法案文字,居然只是[鼓勵美國行政機構解除美台政府之間’所有級別政府官員互訪的禁令],換言之,這個法案根本也就是[僅供參考]的性質,而並沒有對行政機構有任何[強制性]的約束力,所以法案文字才用了[鼓勵]兩字,美國行政機構會不會被法案[鼓勵]?答案已經非常明顯了!